欧美和中国的时差现在是两个月

将近150年以来,中国和英国的时差一直是8小时,跟美国东部时间相差12小时,而现在,西方国家和中国的时差,现在变成了将近两个月。

看看现在欧洲和美国,就是中国差不多两个月前的样子,只不过中国人有过2003年SARS的经验,很快接受了政府的各种防疫措施,而欧洲人和美国人,从上到下慌不择路。

两个月是中国两次处理疫情所用的时间,在国家花大力气管控的前提下,也应该是遏制类似病毒性肺炎流行的通用时间。欧美能不能用两个月时间遏制,取决于他们政府的能力,考验的是欧美国家的公共管理效率。

先从手纸说起吧,因为手纸是一个标志性商品。欧洲和美国超市抢购,最惹眼的是手纸,这标志着恐慌的开始。

我在1月22日那篇《对这波肺炎疫情,听我说几句》里面曾写过:流行病疫情都会经历三个阶段:潜伏和传播期,爆发期,衰落和消失期。我们国家在12月至1月经历了潜伏期和传播期,春节后进入爆发期,现在已经过了衰落期,处于消失期当中。而欧美处于爆发期,这通常要持续差不多一个月时间。

爆发期都会恐慌,人都是保命要紧,这跟文化传统、意识形态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为什么恐慌的时候都去抢手纸呢?因为手纸体积比较大。一百盒万金油只占一个小角落,一百袋手纸可以占几层货架。更何况,所谓的抢购手纸,其实还包含各种清洁纸在内,比如他们清洁厨房餐厅喜欢用大卷的清洁纸,而不是抹布。

疫情期间,人并不会拉更多的臭臭,但手纸货架上空荡荡的,更容易引起恐慌,所以连每个马桶都可以冲屁屁的日本人,也抢购手纸。手纸缺货,标志着疫情爆发期在欧美正式开始。

我们应该记得,武汉封城是留了窗口时间的,成千上万人涌向了机场、车站和高速公路。但是到了上午10点,瞬间就全部关闭了,一只鸟都飞不出来,这就是中国人的效率。运用2003年的经验,全国的管理系统紧急启动,就像一个人突然全身上下憋足一口气,这样保住了湖北之外绝大部分地区。

欧美的爆发期来临时,还在为该怎么做争论得面红耳赤。如果不是NBA的全明星中锋戈贝尔中招,NBA紧急停止了赛季,美国人可能还会争论下去,直到总统跟英国首相一样,说只好“群体免疫”。所以美国人要感谢戈贝尔,这话让鲍里斯先说了。

鲍里斯那句“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也是学术名词,但描述的是结果,而不是方法。你怎么防都没防住,无可奈何地看着多数人感染,很多人死去,最后出现群体免疫效应。主动把群体免疫作为方法,是在人类学会制造疫苗之后,但疫苗的培育和临床实验需要很长时间。所以,鲍里斯说“群体免疫”就是投降,这造成了欧美间的大逃亡。

总统显然还没有准备好迎接那么多美国人回家,所以前几天达拉斯、纽约和芝加哥几大中转机场人满为患。一开始是没有人查,后来个个查,测体温、填表,拥挤的人群都不戴口罩,密闭在室内长达数个小时。

但凡欧美国家两个月前对我们国家的措施有过科学的研究,就不会出现最近爆发期的混乱。他们人为地将8到12小时的时差,扩大为两个月,而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然而,意识形态歧视和让欧美一直处于隔岸观火的状态,而不是居安思危,提前做好准备。意识形态歧视一直存在,中国做什么都能扯上意识形态。在这种大疫情面前,不值一提,因为这时候最需要的是流行病专家的言论,而不是七嘴八舌的言论淹没他们的判断和建议。

中国好在没有和他们争论,而是坚持自己的做法,因为中国有2003年应对SARS的经验和教训。我相信在这次全球疫情过了以后,无论中外都会对体制这东西有一个全面的反思。

我们可以发现,欧美持相同意识形态的国家,采取的措施截然不同。意大利、西班牙是一种,英国和美国是一种。整个欧盟原本像一个国家,可是随着疫情来袭,一个个回到用欧元以前的时代。

疫情打破了原有的偏见藩篱,求生的本能让欧美、美中、欧中之间出现了大规模的人潮移动。很多固有的观念被打破,比如戴口罩,在东亚是防护常识,在欧美是病人专用,短短一两个星期,欧美人的观念都扭转了。

我们这个世界,看上去处于手机互联网时代,懂外语的人也很多,但并没有真正摆脱上帝摧毁巴别塔的目的和效果。在没有发生疫情的时候,人和人并不是愿意真正地去了解对方,你听懂了对方的语言,只是多了加固偏见的证据。

因为这一点,我绝对不能理解在隔离酒店内高喊“我”、“我要矿泉水”的行为。你会发现欧美和中国产生两个月的时差,是有根本原因的。

接下来,就看欧美能否从中国抗疫经验中学到什么,放弃什么,这决定了“时差”只有两个月,还是更长。

当然,疫情过后,大概率还是回到过去的状态,时差回到8小时和12小时,可是因偏见而产生的时差到底多长,就不得而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