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之父”蔡衍明:赔光1个亿的街头混混坐拥7个老婆9个娃

时至今日,他再次出圈,靠的并不是旺旺食品,而是那些倔强的爱国宣言。即便面对着诸多民主主义者的批判,他依旧站在风口浪尖现身说法:

旺旺创始人蔡衍明到底是何许人也?如何从混迹街头的小青年一跃而起,成为身价53亿美元的台湾富豪?

旺旺集团自从1992年进入大陆市场后,伴随着生活消费水平的提升,旺旺一路飞驰,无论是零食系列还是饮品系列在市场上都独占鳌头。

统一、康师傅和旺旺并列台湾食品行业三大头牌,而三者的发展各有不同。旺旺2008年在港交所上市,从300亿港元涨至1700亿港元。

时至今日,旺旺仍旧被诸多人喜爱,虽然盈利已经不如往常,风光也不及当日,但这座庞大帝国的缔造者依旧站在顶峰。

1957年,“旺旺之父”蔡衍出生于台湾,从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丝毫不用担心未来有没有饭吃。

富裕的生活没能将他培养成一名高学识人才,反而成为了纨绔子弟,成天游手好闲,花天酒地,跟着社会上一帮人浪荡。

年仅19岁就从高中辍学,在校期间也并未学会多少知识,父亲忙于事业,无力看管孩子,任凭他拿着零花钱肆意乱花。

说起来,蔡衍明应当是富三代,他的爷爷在战乱时期,跟随大部队来到台湾寻找生计,这才有了雄厚的经济基础。

父亲自然是继承了爷爷留下了遗产,顺理成章加入了富豪行列,台北地区的“中央戏院”、“丽都游泳池”都是蔡家所有。

蔡衍明是父母老来得子,从出生那刻起就得到了格外宠溺,无论是什么要求,只要能满足,均能让他得到。

其实,大部分富家子弟都学业有成,不仅是名校毕业,头脑也极其聪颖。但他还没读完高中就辍学回家了,只因为一句:不喜欢学习。

拥有大把零花钱的蔡衍明和街头混混们成天混在一起,要么去吃饭喝酒,要么就去自家影院看看电影,有时候一天能看十几部。

在台湾街头混迹了多年,他收获了“敢拼、敢斗”这两组字眼,而在电影中,他经常看到好莱坞的中国演员只能当选配角,内心的爱国情怀油然而起。

父亲虽然溺爱儿子,可是放任不管并不是好事,干脆将名下的一家食品厂交给儿子打理,不过早已做好了赔钱打算,只为了能让他磨练一番。

1976年,19岁的蔡衍明接手了宜兰食品厂,只可惜这位财大气粗的富家子弟学识尚浅,就连公司的财务报表都看不懂。

可是心高气傲的他又不肯低头去问,只好硬着头皮瞎琢磨,有时候文件上要不要盖公章都要琢磨大半天。

蔡衍明察觉到员工的变化,觉得颜面尽失,为了能证明自己,他毅然决然将工厂转型,将主要生产鱼罐头转型为生产鱿鱼丝。

可是他在台湾街头学来的“当机立断”并不能适用于全部,凭借心中的一腔热血奋勇向前,必然要遭受重创。

果不其然,蔡衍明纵然果断、有勇气,但他并未在商界磨砺过,没有从商经验。他的鱿鱼丝一经上市,便迎来了惨淡的下场。

蔡衍明完全属于“赶鸭子上架”,不仅没有商业头脑,而且不懂营销,虽然转型生产鱿鱼丝,但销路在哪?他丝毫没有考虑到。

直到大量产品堆积,他才模仿别家商品进行品牌内销,内销依旧需要一定的人脉渠道,蔡衍明除了结交了一些狐朋狗友之外,并无其他靠谱人脉。

品牌内销大部分都是赊账,这让原本就不堪重负的工厂感到压力重重,一年时间,宜兰食品厂濒临倒闭,面临1个亿的负债。

父亲二话不说,将全部欠款补上,这才让蔡衍明逃过一劫。可是在他的心底,已然种下了“不甘心”的种子。

宜兰食品厂运营不利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各界,各种嘲笑指责蜂拥而至,蔡衍明背上了“败家子”的名号。

在这段时间,唯有自己的爱犬“黑皮”终日陪伴在身边,这只斗牛的脾性十分倔强,成天外出与别家犬打架,即便打输,回家调养好仍旧要再次斗争。

也许是爱犬“黑皮”给与了自己信心,他决定要改变人生,不再做纨绔子弟,要成为了父辈一样受人敬仰的商界精英。

从此以后,蔡衍明像是变了一个人,钻研在各类杂志书海中,研究企业管理、生意经,寻求机会再振旗鼓。

这一钻研,就是3年。有一日,他突然发现岛国一种米果在台湾十分畅销,人人都爱吃,而且价格实惠。

他调研后得知,台湾本身盛产稻米,这是制作米果的原材料,如果能在当地生产、售卖成一条龙,成立自主品牌,一定能东山再起。

其实,蔡衍明从接手宜兰食品厂到3年后想要东山再起,各界人士对此人的评价都很差,认为他身上自带的“痞子”气息,即便是穿着西装打领带,也掩盖不住。

但是,社长早已听说了此人是台湾数一数二的“败家子”,自己家已经64岁高龄,获得“米果之父”英名,不能就此付之东流。

蔡衍明这次下了狠心,一定要将此人“拿下”,几乎每周都会前往岛国,希望能获得岩塚制果的技术授权。

经过长达2年多的奔波,岩塚制果终于答应合作,允许将米果加工技术引进台湾,这次合作将会改变蔡衍明的一生。

1983年,他通过爱犬“黑皮”总是汪汪叫个不停,灵光一闪,将米果商标名称定位“旺旺”,生产出第一款食品“旺旺仙贝”。

口感好,价格又便宜,旺旺仙贝一经上市便引来各界的好评,人们对蔡衍明刮目相看,从此他卸掉了“败家子”的称号。

这位公子哥在小有名气之后,一心想要拿下台湾的全部市场,便花重金搞“价格战”,降低产品售价,自此,旺旺一举零食行业95%的市场份额。

1987年时,蔡衍明迎来了人生的转折,台湾大陆终于打破了冰窖,海峡两岸也终于迎来了友好探亲之路。

其实,蔡衍明祖辈在福建石狮,他早起看准了大陆板块。此时,正好国内有诸多利好政策吸引海外投资者,他抓紧这一时机,涉足大陆。

1989年,蔡衍明经历了多年考察,将大陆厂址选择在湖南长沙市,很多人不解,为何不选在“珠三角”地区,这里交通便捷,是众多企业家建厂的首选地。

他认为湖南长沙望城的土地资源更为优渥,这里常年盛产稻米,而且“望城”与“旺”同音,在他眼里,这就是老天给予的最佳机会。

1992年,旺旺仙贝沉淀了多年,终于进军大陆市场,可是反应差强人意,并没有设想那么好,遇到了“寒冬”。

蔡衍明再次通过内销方式,试图降低库存,可是收到了300多个订单,却没有一家如约取货,这让他头痛不已。

“米果”在大陆仍旧属于新奇食品,人们即便是见到,也不敢尝试、食品工厂没有顾客,就意味着失败,蔡衍明心急如焚。

这时他看到了街边的小学生,心中顿生一记,不如将生产出来的米果送给中小学生试吃,这样一来,不仅能帮自己打广告,还能以此来断定米果是否适合在大陆售卖。

没想到,这波“免费试吃”活动做得十分到位,孩子们都被米果的味道、口感吸引,一时间“旺旺”成为了孩子们最爱的食物之一。

蔡衍明深知广告宣传的重要性,立即投入广告,“你旺我旺大家旺”、“再看我就把你喝掉”、“我要O泡”这类广告词传遍大街小巷。

1996年时,新加坡发布利好政策,大力吸引外资上市,蔡衍明也是其中一位,可是在新加坡上市过程后并不顺利。

为了能顺利退市,蔡衍明别无选择,他以私人名义向银行贷款8.5亿美元,即便是每日利息高达15万美元,他也义无反顾。

只有将新加坡股份全部收购,完成私有化,才能转投港市。他的此次行为,成为了当时亚洲最大规模的一次融资。

没想到,令人惊讶的一刻出现了,他仅仅用了200多天的时间,便顺利从新加坡退市,完成香港上市这一系列操作。

在香港上市后,旺旺资产一度高涨,蔡衍明身价达到了500多亿元,四年时间,从300亿港元飙升到1500亿港元。

2009年,蔡衍明身价36亿美元,成为台湾第三大富豪;2020年,他以53亿美元登上《福克斯》榜第308位。

自此,旺旺如同蔡衍明赋予它名字寓意一般,一旺到底。然而,除去食品之外,旺旺集团在众多行业内均有跨足。

2008年时,台湾中时媒体运营不堪重负,寻求企业能将其收购,蔡衍明见到此状,立即做出决定,将中时媒体收购。

此外,旺旺集团除去经营零食、传媒之外,它所涉足的领域之多令人咋舌,医院、酒店、家居、服装、育儿,一样不落。

2002年,湖南长沙成立一所综合性医院——旺旺医院,在医院内到处可见颜色艳丽的游玩区和食品区,让病患忘记病痛折磨。

除去医院之外,旺旺集团涉足房地产领域,在台北、上海、南京等多地建设五星级连锁酒店——神旺大酒店。

旺旺还和美妆品牌自然堂合作,推出“雪饼气垫”、“雪饼面膜”等一系列化妆品,甚至推出潮牌服装,可以说,衣食住行样样齐全。

2018年,旺旺在国内开设了50多家旺仔主题门店,无论是手机壳还是帽子、拖鞋,一应俱全,满满的情怀。

蔡衍明的事业与家庭双丰收,不仅事业跨足多领域,多元化发展,从23岁离婚之后,身边的女人接二连三。

令人惊讶的地方在于,他与身边的7位女人总共生育了9个子女,据悉,这些女人与子女都其乐融融生活在一起。

现如今,蔡衍明的两位公子均已进入旺旺集团。前段时间,旺旺二公司二公子走红网络,以独特的幽默方式讽刺当前形式,表明立场。

既幽默又有胆量,颇有父亲的风范,值得一提的地方在于,文化功底较差的蔡衍明也不允许子女接受高等教育,他们一旦高中毕业,均会进入家族企业进行磨练。

如今,蔡衍明的两位公子都已进入家族企业,经历了摸爬滚打担任了公司要职,但能够向父亲一样,造就一代传奇,目前不能下定论,仍旧要拭目以待。

回头再看看蔡衍明的成功,虽然没有强大的文化功底,但是凭借满腔热血、精明的商业头脑和爱国情怀,才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