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题材影片视听语言研究-以电影《夺冠》为例

电影的叙事时间,从20世纪80年代过渡到2008年我们体育的低谷期,到最后2016年体育再度夺冠,让观众走进了体育姑娘们的内心世界。

“《夺冠》在视听语言上制作精良,真实还原场景,细节刻画十分到位,在体育竞技电影中实属不易。”[1]

在影片《夺冠》中,20世纪80年代我们体育大战国外体育、2008年我们队大战国外队和2016年我们队大战巴西队,导演别出心裁地使用了大量多机位运动镜头来呈现这三场比赛。

在这些片段的多机位运动镜头中,几乎没有一个时长超过5秒钟,一个叙事节拍内也几乎没有相同视点的运动镜头,频繁的镜头切换可以不断带给观众新的视听内容和新的感官刺激。

“体育电影不同于其他类型的电影,它与其他类型电影的区别在于它是运用镜头展现与体育活动相关的活动和故事的一种电影。

它的核心还是体育运动,如果不能合理地展现运动项目,体育电影与众不同的动态效果,它创造出的身临其境的兴奋感,它的魅力就消失了。”[3]

比如,在影片进行到1小时54分19秒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张常宁发球的镜头,这个发球的动作被导演分解成8个镜头表现出来。

“排球运动特有的形体、动作、技战术以及场地、赛制、规则等,在很大程度上构成了影片剧情和视听语言的支撑”[4]。

多机位运动镜头可以最大限度地呈现出比赛的激烈与紧张程度,让观众身临其境,所以多机位运动镜头是呈现体育比赛场景的最佳设计。

快速的推拉镜头,其实在其他类型电影中比较少见,但是在体育电影比赛片段呈现的过程中,导演对它的使用普遍较多。

第一个特点是镜头推拉的速度极快,使得景别的变化速度也非常快,很多镜头可以说是1秒之内实现了从全景到中景的转换。

会让观众感觉不是在看一个故事,而是在看一场现实中真正影响体育输赢的体育比赛,这样会增加真实感,让观众更有观看的欲望。

在电影《夺冠》中,导演使用的跟拍镜头往往是冷静理性的,这样的跟拍镜头可以凸显被拍摄人物冷静的性格和坚定的信念。

此时的郎平为了能够打上排球,必须让自己能够深蹲超过100千克,一个跟拍镜头拍摄她走出体育场馆,脸离摄影机越来越近,此时她的表情自信、从容,没有因为别人的质疑改变自己的想法。

在电影第二段故事中美大战结束以后,国外体育赢得比赛,郎平失落地走出体育场,这时的拍摄手法是一个跟拍镜头。

跟拍镜头本身作为一种客观视点镜头,相对而言是比较冷静、理性的,且跟拍镜头会拍摄到郎平左右两边的观众。

在景别上,电影《夺冠》首先运用大量全景和远景来展示赛场情况,这种景别的设计是为了模仿电视出镜体育比赛的画面。

影片使用这样的景别能增加真实感,而且观众通过全景可以看到赛场上每一个人物的走位,可以看到运动员的位置、观众、场地。

中美大战前夜,陈忠和和郎平在体育馆叙旧时,影片运用的都是大景别。这种景别通过物理上的远距离让观众知道了两者的“疏远”。

通过这样的镜头,观众可以明显感觉到长焦镜头下被压缩的景深和大景深带来的背景虚化,这有着电视出镜体育比赛画面的特点。

比如,当影片进行到1小时59分59秒的时候,一个镜头是队友把朱婷扶起来,从这个镜头可以看到被虚化的观众和被压缩的景深,这个近景镜头的景别中,明显有长焦镜头的拍摄特点。

比如,拍摄中场休息教练和运动员的沟通时,始终让摄影机处于运动员和教练沟通的包围圈之外,无论拍摄谁,镜头中的他人都会作为前景出现。

最后中巴大战决赛之前出现了一个拍摄郎平的摇镜头,从左边摇到右边,这个摇镜头的后景是郎平身后的观众。

郎平作为前景出现的同时也是视觉主体,前后景主体截然不同的状态、立场、心理期望在同一个镜头中形成对比,能让观众充分感受到郎平的压力。

还有一个拍摄朱婷扣球的仰拍镜头,一个大仰角扣球,镜头从左运动到右,随着镜头的运动,朱婷完成扣球。

这种拍摄角度是为了突出运动员的高大形象,让观众感受到朱婷高超的排球水平和面对强敌时的临危不惧,而这也是体育精神的体现。

比如,中巴大战中,最后一局决赛局来临之前,先是一个仰拍朱婷的镜头,然后在朱婷排球出手后,电影画面突然变成了整屏的比赛分数.

分数从“01-02”变成“02-02”,随后的画面更是在比赛分数的基础上加入了双方的名字和国旗,这就进一步呈现了决胜局的紧张氛围。

比如,影片在20世纪80年代对战国外体育和2016年中巴大战两场比赛中,无论是哪一方运动员上场,导演都安排了字幕来帮助观众认清楚每位运动员的名字,让不了解体育队员的观众也能在短时间认清赛场上的每位运动员。

在中巴大战的片段中,屏幕两边也加上了实时显示比赛分数变化情况的字幕,这种模仿电视出镜体育比赛画面的字幕设计,能够让观众更了解场上的形势,方便电影叙事。

而且,每当电影出现时空转换的时候,字幕能够让观众了解故事发生的准确的时间和地点,如在影片55分45秒的时候就出现了字幕,让观众了解到此时是中美体育大战前日。

解说词的出现,对于排球比赛的呈现起到了新的作用,因为当比赛真正开始以后,不了解排球的观众很难感受到比赛场上风云莫测的形势变化.

除了分数变化以外,观众感受不到对手的步步紧逼,也感受不到体育姑娘们是如何一步步化解危机、用高超的水平赢得比赛的。

比如,当郎平换刘晓彤上场以后,解说词“刘晓彤扣球,刘晓彤作为奇兵上场果然毫不手软,完全打破了巴西队的部署,郎平的用人太神了”响起.

正是解说词的出现,才让观众充分了解了郎平巧妙的用人策略,明白了我们队如何逆转败局,了解了比赛中的细节与战况。

最后一次中巴大战中,每一个得分点,每一次换人,或者每一次进攻的专业术语,如果没有解说词,观众便难以理解,所以解说词也在帮助电影叙事。

比如最后中巴大战的时刻,如果没有解说词的简介,观众很难感受到巴西队实力的强劲,难以感受到我们队的压力。

也是通过解说词,观众才了解到了中巴大战前的故事背景,而解说词也让观众感受到了那种紧张的情绪。

比如中巴大战决胜局前,如果没有解说词“观众朋友们,我这辈子解说比赛,都没有这么紧张过”,相信观众的紧张情绪就会少一些。

解说词还有助于帮助影片增加线年代的中日大战,导演特意请来了当年比赛转播时电视的解说员宋世雄老师,这样更符合实际情况,让影片更有真实感和历史感。

解说词在真实感方面的另一作用,就是和镜头设计一起,让观众感觉那就是真实的体育比赛出镜,而不是一个故事,增加观众的代入感,让观众观影时更有刺激感和紧张感。

“从音画联系的角度分析,既使用了音乐与画面表现内容情绪一致、节奏一致的同步式的表达;也使用了音乐与画面表现内容截然相反的表达,塑造出视听不协调的心理震撼。”[6]

比如当我们队终于拿到了冠军的那一刻,画面是朱婷夺冠后开心的慢动作,但是声音在此时并不凸显,画面显得非常安静。

无声是由某些有声形式产生的一种感知效应,这种感知效应是一种没有声音的感觉与听觉上的放松,可以展现强烈的或特定的叙事情境或场景。

如果在平常的电影中,或许会用最大的音量播放最慷慨激昂的音乐,但是《夺冠》却把电影声音处理得非常平缓,形成了一种声画对立的联系。

影片着重拍摄了所有人泪流满面激动不已的慢动作,这种留白的处理方式,可以让观众充分想象当时的氛围有多热烈。

可以说,紧张的配乐早已经为局势埋下了伏笔。再比如中美大战的时刻,配乐却选择了让人隐约感到不安的旋律,这种旋律是通过交响乐的方式呈现的。

20世纪80年代,体育与男排训练时,配乐让人感到轻松愉快,因为体育姑娘们这时无论是心态还是技术均处在上升势头,面对男排,姑娘们更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