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粟裕的战场表现孰优孰劣?毛主席是如何评价的?

在新中国的开国功臣之中,军事能力最为突出的无疑是与粟裕两人,谁在军事方面更胜一筹,无疑是好事者喋喋不休的话题。那么关于二人在战场表现孰优孰劣,毛主席是如何评价的呢?

他们在军事生活习惯上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不仅都在年轻时崭露头角,更是爱好考察地形,从地图上寻找战争突破点。不过从军队里官衔和升职的历程来看,要比粟裕强上一些。

红军征战10年之中,23岁就当上军长,之后又成了军团长,而粟裕在23岁时只是师长,随后升为军参谋长,军团参谋长,总是比差上一点。

但从打仗历程来看,却只在前线个月,打了平型关,广阳两场战役,便离开了战场,到延安,苏联等地休养7年,而粟裕却始终处在抗战第1线,积小胜为大胜,直至日本最后投降,手上战功无数。

在国共第2次内战之中,虽然官至东北局书记,做到了野战军司令员,但主要负责打仗,而粟裕在做了副司令员,带司令员兼政委后,官职还是比低上半级,要负责的战场事宜却一样也不比少。

在1955年9月份,首先是被授衔元帅,名列10个元帅中的第3名,粟裕则被授为大将,在军衔上还是能看出二人的差距有些明显。但换句话说,军衔并不能够代表能力,也代表着两个人在为人处事等方面的综合结果。相比沉默寡言的粟裕,要显得更讨人喜欢。

粟裕统领着华东野战军,歼灭了委员长800万,军队中的245万人,而则歼灭了180余万在战场上,粟裕喜欢以少胜多,创造了苏中七战七捷,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济南,淮海渡江与上海战役等多场经典战役。这些战役被写入了军校的课本范文,威震天下。

而在战场上的表现,则多数是以多打少,只有辽沈和平津两个经典战役,其中还有毛主席亲自操刀的痕迹 。

在辽沈战役之前,粟裕已经打下了改变中原华东战局的济南战役与豫东战役,在毛主席多次下令攻打锦州时,还有些犹豫,直到接到消息,粟裕已经拿下济南,他才最终下定决心攻打锦州。当时正任军委副主席的周总理则直接评价道,三大战役的序幕,就是济南战役。

说到以少胜多,我们就不得不提到委员长手下杜聿明,在东北,他曾经以少胜多将打得一泻千里,后来因病离开战场,才给了我军机会,将军打的不可收拾。

杜聿明曾经和傅作义强调:“东北的军队近百万,即将入关,他们的战略战术武器装备远远要超过关内的军。”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完全错误。

虽然与之间打得酣畅淋漓,但是在华东中原地区,杜聿明拿着30万精锐与粟裕对阵,却处处受阻,先是压根打不进华野的狙击阵地,在之后则更加狼狈,直接被粟裕包围,成为无法动弹的俘虏。

在东北与对战之时,杜聿明就已经对内部的军队实力做出了很高评价,不仅对手下的军情进行了严密保密,还故意放出了假消息,在假的情报之下,军内不少人,就连毛主席都认为,杜聿明一定会向东南方向突围。

粟裕却从假象之中看到真相,认为他不可能从东南方向孤军奋战,而是会向西南方向与将领黄维会合,所以他孤注一掷,将部署的重心放在西南方向,果然,杜聿明带的30万人马刚出徐州,便被粟裕一网打尽,全军覆没。

在被俘虏之后,杜聿明对着华野四纵参谋苏荣感慨:“粟裕指挥灵活,有远见。他的战略战术我十分钦佩,不管在什么时候,他总是能领先一步抢在我们前面,等到我们想到时,已经来不及,身边全是敌人,这次突围正是这样。”

但是从占领的地盘来看,似乎又遥遥领先,大家对有着这样一句评价,说他从东北打到了海南,不过这其中有一定夸大成分,在他从华北中原解放区经过时,这里的战役早就被其他人收拾干净。

但从这句玩笑话之中,我们也能看出所带军队在新中国战争区域上所跨范围之大,一直打胜仗的粟裕却始终在华东中原。

不过对于这一情况,毛主席有话说:“因为委员长的政权正是表现在他的军队上,委员长的力量80%都在江北地区,消灭了军事力量,也就算打倒他了。”粟裕在中原地区停步不前,最重要原因便在于这片地区正是委员长的心腹所在,攻占起来自然困难多一些。

另一方面,当时的粟裕有能力也有机会攻占广东广西地盘,但军队有着硬性规定,粟裕手下野战军的经营区域有限。

在1938年5月份,毛主席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演讲时,说道:“若是全国有这500个,那么我们就能打败日本。”在1947年12月底,陈毅在一次对敌工作会议上,也说过一句类似的话:“我党能够有粟裕这样的人才,百八十个(打败委员长)就差不多了。”

与粟裕的相识要追溯到1927年的10月份,当时朱德将南昌起义的士兵编为7个步兵连,当中粟裕与都是连级干部,一个是连长,一个是连指导员。

但当时的粟裕还是个新手,就已经揣着黄埔军校的文凭,资历不浅了。再加上的两位堂兄都在党内奋斗革命,他还有着前辈的引导支持。有的这些外在原因,比粟裕更早一步脱颖而出,获得不少党内人士的青睐。

虽然资历不浅,但20来岁的年轻人内心难免有着与他人比较的胜负之情,在战场上经常随身带着一个神秘小本子,写写画画,之后他的战友偶然发现,本子上写满了历次战斗歼敌和缴获的数字。

多年之后,再回忆这个小本子,感慨道:“南昌起义之后,从南征路上开始,及至井冈山时期,就数我们(和粟裕)打得好。”

一开始,发展要优于粟裕,在1928年5月,毛主席第1次见到,当时红四军正在井冈山开会,时任28团一营营长的主动在会议上发言,慷慨激昂。

将毛主席秋收起义之后的建军经验总结的干脆利落:“在打跑敌人之后,就要分田地做群众工作,组织赤卫队。”见这个年轻干部把自己的理论理解得如此之透彻,毛主席对其印象颇佳。

在三个月之后,红四军参谋长28团团长殉职,毛主席便提议由接替。在8个月之后,毛主席与朱德,刘安恭等人发生了激烈争论。

在这一风波下,异常主动,不仅多次言辞激烈地支持毛主席,还不顾他人看法给毛主席写信,认为其不应该离开前委,“应该有决心来纠正一切同志的错误思想 。”

虽然有支持,毛主席依然请辞了自己前委书记的职位,在离别之时,不仅上前安慰,还拿出自己的大半身家凑了二百块大洋。当然毛主席并没有拿这些钱,但这一份情谊却也足以让他牢记在心中。

值得一提的是,粟裕也参加了红四军的七大会议,目睹了毛主席辞职的全过程,但他却显得木讷一些,并未与毛主席产生太多交集。

在辞职之后,毛主席便来到福建永定养病,作为红四军基层干部的粟裕奉命带领军队保护毛主席,他将自己手下的百来号人马分为两拨,其中一大部分跟在毛主席身边,随时注意四周动向,看到粟裕如此真诚,毛主席有些欣慰。

粟裕不像其他人一样话说的好听,他十分低调,老师在毛主席身边担任保卫工作时,除了每天的例行问候,其他话一概不多说,毛主席也并不觉得自己被怠慢,反而觉得这个小战士老实本分不花里胡哨。

尽管粟裕的话不多,但他对毛主席的关心问候却是真切真诚,在辞职后,毛主席陷入了较长一段时间的低谷状态,在这段时间,粟裕一直勤勤恳恳地做好自己的保卫工作,用自己的踏实收获了毛主席的好感。

在1931年5月第2次反围剿的时候,他带领着红64军在板坑大败委员长的公秉藩部。按理来说,有着如此突出的能力,他的职位应当一步一步向上攀升,然而就在此时党内再次出现左倾错误路线,毛主席再次被人夺权下岗,而一直与毛主席亲近的粟裕也就在师级徘徊八年。

等到毛主席再次出山时,虽然粟裕已然是主席的“老相识”,但他资历依旧不如几个老将。在打出韦岗伏击战、黄桥战役、车桥战役之后,毛主席终于不用吝啬自己的嘉奖,通过军方对其赞赏打气,二人的关系也就因此更进一步。

毛主席再次对粟裕刮目相看,党内也改变了对粟裕的看法,粟裕这一常常打游击战的将士在人们心中的军事评判能力再上一层楼,毛主席更是极富远见地对在场众人表示,粟裕同志将来一定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

虽然抗日战争胜利,但委员长贼心不死,人们没有喘几口气,全面内战就再次爆发,粟裕已然激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军事天赋,在战场上七战七捷,面对委员长的美国装备,丝毫不打怵。

粟裕高超的军事能力也给毛主席吃下一颗定心丸,他将粟裕的胜仗当作范例通报,让全军学习其经验,从此以后,毛主席便开始对粟裕加以前所未有的信任与倚重。

粟裕以三万之兵,敢于迎战十二万装备美械军,还能酣畅淋漓打出胜仗,这一战争足以载入史册,就连也对其有浓厚兴趣。

他让参谋长刘亚楼收集战役资料,将自己关在屋中,仔仔细细琢磨两天,等到刘亚楼敲门进去时,忽然感叹:“粟裕尽打神仙仗。”一会又接着解释说:“粟裕打仗真行,他打的仗我都不敢下决心。”

军事上的战友都对粟裕如此赞叹,毛主席更不用说。在军中,粟裕若是与其他人产生争论,毛主席便常常站在粟裕一边。在毛主席主持粟裕兵团的行动问题会议上,毛主席对着粟裕道:“中央决定成立一个中原军区,让陈毅与邓子恢到中原担任职务,华野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要知道,粟裕当时军衔不如陈毅,知道这一消息后他赶忙推辞:“华野的工作离不开陈毅同志领导。”在粟裕百般推辞之下,毛主席笑着说:“那这样,粟裕同志的意见我采纳一半,陈毅同志要去中原局,但他依然担任华野司令,粟裕你出任代司令,代政委。”

就连老百姓都称粟裕是常胜将军。当时,军民间流行 的一首歌谣里这样唱道:“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

粟裕并没有辜负毛主席对自己的期望,在第1年他就打出了全军各战区第一的战绩,从宿北打到孟良固,一个比一个战况激烈,毛主席更是喜滋滋的夸赞他是全国各区战绩最大的军队。

中原逐鹿之时,毛主席本来是要渡江南进引开敌人,而粟裕则认为“忠言逆耳”,认为应当在中原打一场歼灭战,为了慎重起见,也为了当面听一听粟裕的意见,毛主席发来电报,希望粟裕能够与自己在西柏坡面谈。

在1948年4月30日河北省南庄内,毛主席长时间握着粟裕的手说道:“你们打出那么多漂亮的胜仗,我们很高兴。这次要好好听听你的意见。”

毛主席坚持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每临大战前夕,都要给粟裕发电报,希望他独立处置,不要请示,这是超乎寻常的信赖。在这一信赖之下,粟裕在豫东、济南、淮海、渡江、上海横扫千军,战战皆胜。

很快毛主席对粟裕的倚重,就超过了他前期的第一爱将。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后,他便将粟裕从东南调到了东北,将其列为挂帅的首选,反而成了粟裕的替补。

中央办公厅厅长长期在毛主席身边工作的回忆,毛主席常常在工作之中提起粟裕和他的电报,耳濡目染,就连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对粟裕熟悉起来。他提到:“对一些重要的战役,毛主席常说,发电报征求一下粟裕的意见。”

在毛主席二十年的革命历程之中,经历多场战役,但要说规模最大的还是要数淮海战役。二战名将蒙哥马利在中国拜访毛主席时,毛主席破天荒地对此讨论起了淮海战役,也提起了最受自己倚重的粟裕。中央书记处政治秘书室主任,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师哲回忆:

“1961年9月 ,毛主席接见蒙哥马利元帅。蒙哥马利称赞毛主席是高明 的军事家。用兵如神。特别是淮海战役不可思议 。毛主席则特别谦虚说,在我的战友之中有一个最会打仗的人,这个人叫粟裕,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他也是我们湖南人。”

除了淮海战役之外,毛主席也没少提起粟裕的杰作,孟良崮战役。他感慨万千:“消灭的七十四师,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有两个人是想不到的,一个是委员长,一个就是我,毛主席本人。”这种当面交心的褒奖让粟裕内心受触动极深。

在1953年,毛主席由陈毅陪同坐火车从南京,徐州,济南回到北京,这一路都是粟裕带兵打过仗的地方,在这一路上毛主席话匣子打开,多次提到粟裕事迹,经过徐州时,他更是深有感触地说,粟裕在这里立下了中国的第一功。

毛主席认为粟裕是“人才、将才、帅才”,陈毅笑着类比:“粟裕就是樊哙呀。”对于这个比喻,毛主席却有些不满意:“粟裕一不是樊哙,二不是韩信,三我毛主席也不是刘邦,他就是粟裕,是人民的好战士,是人民的好儿子嘛。”

粟裕与在军事战场上,同样都为中国的革命历程立下赫赫战功,也都同样获得毛主席打破惯例的待遇,是战友也是知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