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转发小广告当心惹上麻烦

瘦身衣、手工零食、菊花茶……近年来,有些人“转型”成了微商,通过朋友圈做生意。如今,一打开微信朋友圈,满屏都是此类的小广告。不少人认为朋友圈是自己的自留地,自己愿意发什么广告,别人管不着。有句话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朋友圈也不是法外之地,根据《广告法》,自然人在自媒体发布广告,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市民小李也不例外。“自从有了孩子,就发现朋友圈经常有卖奶粉、尿不湿、小孩零食等东西的广告。”她说,最近,自己的高中同学把她拉进一个“手工零食”群,在群里、朋友圈里不停发广告,还让她帮忙发。“转发朋友圈就能领红包,被我拒绝了。”无奈,她只好把一些人屏蔽了。

“在微信上卖东西必须得吸引人,最重要的是让朋友帮忙转发广告,让更多的人看到。”谈及心得,微商张女士颇有心得,她卖的瘦身衣销量还不错,“多亏了大家帮忙转发广告,比在外面发传单、贴海报划算多了。”

90后的冯某是个电脑迷,两年前,他在网上看到招募某牌祛痘膏区域代理的广告,只需转发朋友圈,便可以获中介费。冯某一想,这活简单还没风险,便报了名。此后,冯某每天在朋友圈发公司提供的各种文案。若有人下单,冯某便将信息反馈给公司发货。后来,冯某便申请代理,购买了3500瓶产品,一边发朋友圈一边发货。

2019年1月,经阜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鉴定,冯某所销售的产品未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依法批准生产、进口,必须检验而未检验即销售,应按假药论处。近日,临泉法院开庭审理,冯某犯销售假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万元。

朋友圈各种广告中,海外代购占了“半壁江山”。22岁的罗女士就被代购骗进了陷阱,损失2万多元。

去年年底,罗女士看到有人发朋友圈可以去日本代购手表,“现场全程录制交易过程,发票、保修卡一样不少。”罗女士一看,价格2万多元,比商场便宜很多,就买了下来。收到表后,罗女士傻了眼,和正品手表完全不一样,原来是冒牌产品。她找到当时发朋友圈的好友代某某,对方却称是帮忙转发,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罗女士一怒将代某某和她的“上线”诉至法院。近日,经法官调解,双方和解,代某某“上线”退回罗女士买手表的费用。最后,昔日的好友也闹得不欢而散。

瘦身衣、手工零食、菊花茶……近年来,有些人“转型”成了微商,通过朋友圈做生意。如今,一打开微信朋友圈,满屏都是此类的小广告。不少人认为朋友圈是自己的自留地,自己愿意发什么广告,别人管不着。有句话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朋友圈也不是法外之地,根据《广告法》,自然人在自媒体发布广告,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